亚视内幕综合报|六合财星





Placeholder image

敖包相會

2017-07-03 來源:

 res04_attpic_brief.jpg

劍鈞 薛彥田 著


第一章 乾隆爺巡幸科爾沁親王府

人說,大清朝的皇宮是科爾沁女人的天下,這話可不假,翻開史書,清代之初,出了個孝莊文皇后,是開國皇帝皇太極的妃子;出了個孝端文皇后,是皇太極的正宮娘娘;還有個孝惠章皇后是順治帝的第一夫人。這三個女人都出自蒙古科爾沁部的博爾濟吉特氏家族。尤其是孝莊文皇后,雖說是孝端文皇后的侄女,但卻與其姑兩宮并尊,輔佐皇太極、順治、康熙三朝帝王,對大清國入主中原、穩定大清江山貢獻非凡,后皇室尊稱圣母皇太后。難怪日后歷任大清皇帝,都對科爾沁親王府高看一眼,乾隆皇帝出巡時,曾三下科爾沁,連乾隆爺三十三歲的萬壽節都是在科爾沁親王府舉辦的。

這一天,科爾沁親王府承蒙龍恩浩蕩,可謂金壁輝煌。據科爾沁親王府史料記載:乾隆皇上的生日慶典從子夜子時起,足足熱鬧了半宿加一大天。科爾沁蒙古王公聯合向乾隆爺進獻了“九龍盒”,聽說壽點有九九八十一盒之多,內有:萬字餅、壽字酥、福字餅、祿字酥、吉祥餅、如意酥、福壽餅、鶴年酥、長春餅、百花酥、七星餅、桃花酥、三桃餅、松仁酥、松壽餅、蘋果、百合、鴨梨、廣橙、蜜餞桃脯、蜜餞杏脯、蜜餞果脯、蜜餞雜脯、熏豬肉、熏雞肉、熏鴨肉、熏雜肉,共二十七種,每種三盒,共八十一盒。這“九龍盒”取意“天地之至數,始于一,終于九焉”,古人以九為最大數,蒙古王公以最大的數字向乾隆爺進呈壽點,以祈祝皇帝萬壽無疆,永久統治。

那天晚上,科爾沁親王府大廳五彩繽紛,彩燈高懸,杯光斛影,好不熱鬧。席間,身著艷麗蒙古袍的少女為皇上敬獻哈達,翩翩起舞,使得乾隆爺龍顏大悅,御筆題了《科爾沁》一詩:

世篤姻盟擬晉秦,宮中教養喜成人。

詩書大義能明要,媯汭叢祥遂降嬪。

此日真堪呼半子,當年欲笑議和親。

同來侍宴承歡處,為憶前弦轉鼻辛。

科爾沁部蒙古王公貴族承蒙皇上御筆,感激涕零,跪拜謝乾隆爺,并將此詩高懸于王府大殿之上。多少代過去了,歷屆科爾沁王爺都將乾隆的御筆奉做鎮宅之寶,頂禮膜拜。

時光轉瞬流轉到了咸豐年間,世襲的科爾沁王爺敖斯爾也像他的長輩一樣,在女兒卓拉還不大懂事的時候,就喋喋不休地詳述乾隆爺這些老掉牙的故事。兒時,小卓拉還覺得挺有意思的,時常纏著父王講科爾沁親王府當年享受皇恩浩蕩的輝煌。敖斯爾每每向女兒卓拉提及這些,都會感慨萬千。“卓拉,這大清的江山,還多虧有科爾沁蒙古部落的鼎力相助啊,要不然,乾隆爺憑什么這般高看咱科爾沁親王府啊。當然了,這也離不開老祖宗孝莊皇太后的恩澤,這一二百年,有多少科爾沁親王府的格格嫁給了皇親國戚,又有多少大清公主嫁到了王府。這可都是科爾沁的榮耀啊!”

卓拉長大后,就對父親這類話題產生了敏感。她知道自己長得漂亮,但卻不羨慕嫁入皇家的那種宮廷生活。所以,每當阿爸往這上面引,講到這兒,她都想法子岔開話題,或干脆找個由頭溜走。她心里想:“哼,皇宮有什么好,比掛在王府的籠中金絲鳥也好不到哪兒去!”

“父王,別炫耀了,誰不知道,你也娶了個皇室下嫁的格格呀。”卓拉坐在廳堂里嬉笑著說,“我額吉呀,她是看走了眼,才嫁你的。”

“別打岔,阿爸的話還沒講完呢。”敖斯爾沉下臉,從太師椅上霍地站起來說,“你是敖斯爾的女兒,說話要講禮數!哎,我說到哪了?”

“你啊,說到先祖陪乾隆爺到白音敖包祭祀去了。”卓拉仍笑嘻嘻地說。

“對了,那阿爸就接著講。”敖斯爾又重新坐下,用手捻著有些花白了的胡須,還沉醉于科爾沁親王府昔日的輝煌光環里。

慶典第二天,乾隆爺在先祖陪同下,來到西拉木倫河左岸的白音敖包。乾隆按照蒙古人的習俗, 在此繞行三圈,祭祀了敖包,然后饒有興趣地拿起敖包上的一塊石頭,問身邊的先祖:“朕聽說,你們先帝忽必烈,每年都帶蒙古諸王公祭名山大川,各部落也都上行下效,這與祭敖包有何關系?” 

先祖就將祖輩留下的傳說,又向乾隆爺講述一番。當年在塔塔爾、克列、乃蠻、蔑兒豈、蒙古豈顏,這蒙古五大部落中,成吉思汗屬于蒙古豈顏部落,與蔑兒乞部落是世仇,其仇恨的源頭是成吉思汗的父親也速該曾搶奪了蔑兒乞部落的柯額倫夫人,后來蔑兒乞人又搶走了成吉思汗的夫人孛兒帖。當初,成吉思汗勢單力薄,曾被蔑爾乞人追趕到不罕山,成吉思汗藏在山洞里,結果蔑爾乞人繞山搜了三圈都沒抓住大汗。大汗虎口脫險,感恩不罕山幫他躲過一場生死劫,就許愿將每天祭禮圣山,每日祝禱圣山,讓他的子孫都永遠銘記長生天的恩典。成吉思汗說完,就對日行九拜大禮,灑酒祭奠祈禱不罕山。從此,這祭山就成了蒙古人的習俗。如果附近沒山或離山很遠,當地的蒙古人就壘石像山,也視之為神,加以祭祀。這種“像山”,在蒙古語中就稱為敖包。

乾隆聽到這里,微微一笑,打量著白音敖包說:“好一個敖包,難得如此虔誠,卻原來是天和神的象征,看來,朕今天是不虛之行啊。”乾隆爺言罷,還往白音敖包添上幾塊石頭,然后,在前呼后擁下方離開此地。

卓拉聽到這里,連忙雙手將耳朵捂上,說:“父王,不要往下講了,接下來,你一定又要講與皇家兒女的親家之事了,都聽一百遍了,小女不要聽!”

“卓拉,怎么和父王說話呢!”榮云聞聲從內室走了出來,大聲呵斥道。

卓拉雖說不懼父親,但對母親還是有些顧忌的,便在一旁嘀咕:“就那點事兒,人家都背下來了,還要聽,耳朵都快磨出繭子來了。”

“還敢胡說,跪下!”榮云厲聲說,“還學會頂嘴了?沒有規矩!”

卓拉不情愿地跪在地上。敖斯爾看不下眼了,對大福晉說,“榮云,你這讓我怎么好講呢,本來是喜幸的事。你看……”

“哼,虧你還是個親王,連女兒都不把你當回事,這成何體統!” 榮云又擺出皇家公主的派頭,說,這小妮子不都聽一百遍了嗎?今天,就由她來講講乾隆爺當年巡幸科爾沁的事情,我倒要看她到底入心沒入心。

敖斯爾別看在王府一言九鼎,可在清王室下嫁的格格面前,卻少了幾分底氣,他注意到,今天大福晉又將從皇城帶過來的服飾穿了出來,聽說還是恭親王福晉親手送夫人的。大福晉的冠頂鑲嵌著兩顆東珠,吉服褂繡著五爪金龍四團,前后為正龍,兩肩為行龍。當初,大福晉穿在身上,把個敖斯爾嚇得夠嗆,連聲說:“脫下來,快脫下來,這若傳了出去,如何是好!”誰知榮云竟不以為然地說:“本福晉穿了,誰敢來管,也不睜眼看看我是誰!”大福晉幾次穿下來,敖斯爾也習以為常了,細一想,人家是當今皇上的至親,我這不是咸吃蘿卜,淡操心嗎?

卓拉可沒閑心看母親這身晃眼的裝束,此時,淚花正在眼眶里打轉呢。她不是個逆來順受的主兒,可在母親跟前,她就是硬氣不起來,科爾沁親王府的嬌生慣養也許與皇宮里的嬌生慣養還是有距離吧?這也正是卓拉對皇室缺乏好感的緣由之一。沒有辦法,卓拉帶著一肚子的幽怨,復述了父王講過無數次的乾隆爺巡視科爾沁親王府的后續故事。

乾隆爺當年選擇了在科爾沁親王府駐蹕。這也讓王府先祖王爺誠惶誠恐,生怕稍有閃失,有負浩蕩的皇恩。他哪里想到,乾隆爺此舉一方面是體現了大清皇帝對科爾沁蒙古部落的厚愛,一方面也有對先祖王爺的考察之意。幾年前,先祖九歲小王爺應詔入宮讀書,實際是作為備選額駙進宮的。王爺對此心知肚明,只是不知這小子是否爭氣,有沒有做皇帝女婿的福分。那次乾隆爺原本去盛京祖陵祭典,卻繞道而來,一路又興致勃勃,王爺才略放寬心,感覺勢頭還不錯。乾隆爺此行,果然對先祖的印象不錯,還順口夸了兩句小兒,聰明伶俐,讀書用功,這不禁讓王爺竊喜, 看來這門攀龍附鳳的親事有門兒!又呆了兩天,乾隆爺去了盛京,先祖王爺親自一路護駕到盛京城門,方打道回府。又過了四年,乾隆爺降旨,為美倫公主和小王爺賜婚。公主和額駙的大婚是在皇宮里舉辦的,乾隆爺親自為兩位新人主婚,給足了先祖王爺的面子,以至于近百年后,科爾沁親王府的人們還仍對此津津樂道。

敖斯爾王爺閉目聽完卓拉平淡的復述,頻頻頷首,連聲說:“不錯,不錯,不愧是我的女兒,對先祖與乾隆爺的皇家逸事,如數家珍。好!好!”榮云卻有幾分不滿意,板著臉說:“卓拉,這是科爾沁親王府的榮耀,你居然講得如此寡淡無味,連點感情都沒有,下不為例。起來,退下吧。”

“謝父王,謝額吉。”卓拉如釋重負地站起身,轉過身,剛想離開,卻又被榮云喊住了。

“卓拉,過兩天,就是你父王五十大壽,京城皇族要員和臨近蒙古部落的王公都會聚于科爾沁草原,你哥特木勒也要從京城回來,這可是個見世面的好機會,不可錯過的,這幾天,抓緊跟著師爺多學點皇家禮數,別總讓為娘的操心。”

“是,額吉。”卓拉低著頭回了一句,一聽京城皇族要員來,她心里卻像吹過寒風一般,暗暗叫苦。這段時日,母親總時不時的提及要她學點皇家禮教,該不是想送她入宮吧?借祝壽之機,行選妃之事,也是沒準的事兒。歷來的科爾沁女人,都以入宮為榮,可那紫禁宮又有什么好?再說,卓拉心目中的意中之人,遠非皇宮里的紈绔子弟,唯恐躲猶不及,還是敬而遠之為妙。卓拉匆匆離開,回到公主府獨自流淚去了。

第二章  誰在王爺臥榻插把雕花蒙古刀

科爾沁親王府傳到敖斯爾手上已是第十代了,就是與京城諸多親王府相比,也毫不遜色。敖斯爾王爺喜歡每天清晨去王府院外散步,隨身的侍衛寶石柱在不遠處一步一趨地跟著。他圍著院落轉上兩三圈,然后遠遠眺望整個王府的輪廓,心里便會漾出幾絲愉悅。但見朱紅大門,嵌著許多碗大的銅扣,相對兩個銅質虎頭的鼻子上,吊著兩個大銅環,王府由兩個兇悍的石獅鎮守,用綠琉璃瓦蓋頂的丈高青墻圍住大院。大門外,常年有兩個王府侍衛挎著腰刀侍立兩側,象征著王府的威嚴。

這座王府是由99座青磚灰瓦構成,分為中、西、東三路的建筑群落。中路由王府府門、儀門、印務處、銀安殿、寢門、寢殿、后罩樓等七進院落組成;西路由札薩克衙門、內務衙門、王爺演武場、馬廄等組成;東路由驛館、梅林衛隊、王府小花園、公主府、書院書櫥、倉等組成,走上一圈,大約要一個時辰。乾隆爺當年巡幸科爾沁親王府,很欣賞王府的建筑風格,還拜謁了圣母皇太后出嫁前的寢殿,并御筆題寫匾額懸在堂上。一想到此,敖斯爾就為其黃金家族而驕傲。

誰料,如此之大的基業,到敖斯爾這一輩,似乎遇到麻煩了,大清王朝立國200多年,也正逢多事之秋,咸豐元年,奕詝剛即位,就爆發了太平軍暴亂,短短兩年,太平軍就攻取了漢陽、岳州、漢口、南京等南方重鎮,居然還定都南京,建了個太平天國。咸豐皇上給“內憂”搞得焦頭爛額之時,西方列強“外患”,也趁火打劫了,英法炮艦對大清國虎視眈眈,沙俄也在大口吞食著東北領土。科爾沁雖說還保持著外表的平靜,但透過傳到耳邊的民怨信息,敖斯爾隱隱感受到了一絲不祥之兆。話雖這么講,可敖斯爾場面上仍是談笑風生,沒事兒人似的,高人啊,講究的就是城府。他眼看就到知天命之年了,風傳皇上要派人前來祝壽,雖不知哪方神仙,也算給科爾沁親王府帶來了幾分生氣。

敖斯爾這兩天睡眠不好,昨晚喝點悶酒,睡不著,半夜三更,去了側福晉金玲房里過夜,一番折騰,天就亮了,索性起得就早一些,轉了兩圈,太陽才剛剛露頭。走近大門口,門邊的侍衛連忙跑過來,打開大門,躬身目送王爺進去。此時,王府的院落空空蕩蕩,顯得很寧靜,一個上了年歲的仆人在清掃王府大院,見王爺從門外進來,忙放下手中的掃帚,恭敬地跪在地上問候:“奴才給王爺請安。”

敖斯爾習慣了下人的問安方式,像什么也沒聽到似的,毫無表情,徑直往里走,每當這個時候,王府協理阿拉坦準會從院子的某一個角落鉆出來,滿臉堆笑地迎上來,說上幾句奉承話。敖斯爾心里清楚,阿拉坦就是他的影子,只要他一挪步,他就一定像哈巴狗似的,不遠不近地候著,這也是一種功夫,阿拉坦怎么就知道他何時起床,何時出門的呢?

“王爺,您起的真早。”阿拉坦滿臉堆笑,“做下人的,受你影響也勤快多了。這也應了我們蒙古人的一句諺語:‘黃金旁邊的紅銅也發光,好人旁邊的壞人也變好’啊。”

“好了,好了,這都哪到哪兒呀!”敖斯爾冷冷地說,“壽宴的事,都籌辦咋樣了?”

“這不,我正想向王爺稟報呢,過一兩天,幾個旗祝壽的客人就到了,有努古斯臺草原的諾爾金王爺、哈日塔拉草原的莽古斯王爺。他們都親自來賀壽呢。”阿拉坦殷勤地說,“祝壽的重頭戲有,敖包祭祀和祝壽宴,還有舞蹈表演。卓拉格格壽宴上是不是還要展示一下舞姿啊?她一登場,準保全鎮!”

“哎,我關心的可不是這些,”王爺不耐煩地說,“當今世道不太平,我最關心的是王府的安全,尤其壽宴慶典貴客臨門,萬萬出不得一絲一毫的閃失的。”

“這等大事,奴才早就想到了,”阿拉坦眼睛瞇成了一條線,討好地說,“王府衛隊,我都部署好了,日夜巡防,不留死角,我敢保證連只蒼蠅都休想飛進來。”

阿拉坦這邊話音剛落,那邊寢殿卻炸了鍋,只見榮云大福晉的侍女其其格慌慌張張地從寢殿旁門跑了出來,失聲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王爺房里昨晚鉆進人了!”

阿拉坦臉刷地一下就白了,跑著迎上去,連聲音都跑了調:“丫頭,快,快告訴我,沒丟什么東西吧?”

其其格臉色蒼白,抖著顫音說:“媽呀,嚇死我了,屋里翻個亂七八糟的,床頭還插把刀呢!”

敖斯爾腦門上浸出豆大的汗珠,心說:“好險啊,幸虧昨晚鬼使神差去了金玲那兒,要不然……”他心里罵道,“該死的阿拉坦,看看,牛皮吹漏了吧!”

王府里聞訊跑出許多人,都隨著協理朝寢殿跑了去。等擁進王爺內室,都看傻了眼,屋里一片狼藉,箱柜里的金銀財寶都翻了出來,扔了滿地。尤其令人恐怖的是,王爺紫檀木的臥榻還插著一把亮晃晃的蒙古短刀,刀柄上還雕著很精致的花紋,不像是把尋常的刀。人們看在眼里,都倒抽了口涼氣。

卓拉在侍女娜牧琪的引領下,也匆匆進了寢殿,眾人都自覺地閃開了一條通道。卓拉走上前去,拔下短刀,仔細端詳著刀把的花紋,似乎有些眼熟,又想不起在哪兒見過。

阿拉坦湊到卓拉跟前,有些后怕地搓著手說:“夜里進了刺客,多虧王爺沒睡在房里,要不可就……萬幸,真是萬幸啊。”

卓拉掂了掂那把蒙古刀,用手撫摸著刀背上的花紋,沉思著沒說話。阿拉坦接過刀,小心地用塊黃綢包起來,放在身上,連聲說“這還了得,這還了得!居然干得人不知鬼不覺,王府侍衛是白吃干飯的不成?” 


  責任編輯:蘇倫高娃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


亚视内幕综合报 彩票 广东体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贵州11选5玩法说明 足彩竞彩混合投注 福建体彩36选7最近3o期 吉林延吉十一选五 时时彩看走势分析技巧 华东十五选五专家推荐 下载排列5奖图